读史使人明智!鉴以往而知未来! 中国 / 民国 / 元朝 / 晋朝 / 周朝 / 商朝 / 夏朝 / 近代 / 历史趣事 / 苏联
站点logo

首页 > 清朝人物 > 努尔哈赤

努尔哈赤

别名:
努尔哈齐
国籍:
清朝
出生:
1559年02月21日
去世:
1626
爱新觉罗氏,出身建州左卫都指挥使世家旁系,祖父觉昌安被明朝授予都指挥使,父亲塔克世为觉昌安第四子,努尔哈赤是塔克世的嫡长子,宣皇后喜塔喇氏所出。二十五岁时起兵统一女真各部,明神宗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称汗,建立后金,割据辽东,建元天命。萨尔浒战役后,迁都沈阳。之后席卷辽东,攻下明朝在辽七十余城。 努尔哈赤也是八旗制度的创建者,他将来源于女真诸部的松散力量凝聚在八旗制度之下。努尔哈赤善于组织、长于用兵,一生少有败绩,且常有以少胜多、以弱克强之战。...
努尔哈赤参与事件/话题

努尔哈赤关系

子女

努尔哈赤资料

姓名:爱新觉罗·努尔哈赤

尊号: 聪睿恭敬汗、大英明汗

年号:天命

庙号:太祖

谥号:承天广运圣德神功肇纪立极仁孝睿武端毅钦安弘文定业高皇帝

陵寝:福陵

所处时代:明(后金)

主要成就:统一女真诸部,创立八旗制度,建立后金政权

民族族群:满族

出生地:赫图阿拉(今辽宁新宾)

外文名 Aisin-Gioro Nurhachi

出生

1559年02月21日 赫图阿拉城(今辽宁新宾满族自治县永陵镇)

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努尔哈赤生于赫图阿拉城(今辽宁省新宾县境内)建州左卫一个小部酋长的家里。他的六世祖是猛哥帖木儿。努尔哈赤的祖父觉昌安被明朝授予都指挥使,父亲塔克世为觉昌安第四子,努尔哈赤是塔克世的嫡长子,宣皇后喜塔腊氏所出。努尔哈赤有两个弟弟,舒尔哈齐,和雅尔哈齐。

母亲去世,艰辛让其少年独立

1569 年 赫图阿拉城(今辽宁新宾满族自治县永陵镇)

努尔哈赤的母亲喜塔腊氏在努尔哈赤十岁时去世。继母那拉氏为王台族女,对其很刻薄。努尔哈赤十九岁时不得不分家生活,仅获得少量家产。努尔哈赤与舒尔哈齐等人以挖人参、采松子、摘榛子、拾蘑菇、捡木耳等方式为生。他常至抚顺关马市与汉人、蒙古人进行贸易活动。在此期间,努尔哈赤习得蒙古语,对汉语也有了基本的认知。努尔哈赤喜欢读《三国演义》和《水浒传》,自谓有谋略。

父亲被杀

1583 年 古勒城(今辽宁上夹河镇)

万历十一年(1583年),明将李成梁发兵攻打古勒城,明军向导、建州女真苏克苏浒部图伦城主尼堪外兰用计诱使阿台部下开城,明军进入古勒城后屠城。

阿台为古勒城城主,阿台之妻为努尔哈赤大伯礼敦之女,为使其免受兵灾,当时努尔哈赤的祖父觉昌安、父亲塔克世在城中对阿台劝降,却一同被明兵杀死于乱军之中。努尔哈赤和舒尔哈齐两兄弟在败兵之间,被李成梁之妻偷偷放走。

重整旗鼓

1583 年 赫图阿拉城(今辽宁新宾满族自治县永陵镇)

父亲在古勒城被误杀后,努尔哈赤等投奔叶赫部,贝勒清佳砮礼遇之,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努尔哈赤,并派兵护送其回赫图阿拉城。在归途中,努尔哈赤遇额亦都等九人,努尔哈赤将额亦都收入  下。

努尔哈赤回去后,责问明朝为何杀其父祖。明廷遣使致歉,并表示是误杀,同时授予努尔哈赤敕书三十道、马三十匹和都督敕书 。努尔哈赤重新收整旧部,部众有安布禄、安费扬古父子等,加之新收部众额亦都等共有数十人。

统一建州女真之战

1583 年 - 1588 年 建州女真

努尔哈赤以十三副遗甲起兵,以微末之力起兵,先后收复图伦城,萨尔浒城,玛尔墩城,齐吉答城,翁科洛城,鹅尔浑城,巴尔达城。万历十六年(1588年)九月努尔哈赤收降苏完部长索尔果、董鄂部长何和礼、雅尔古部长扈尔汉等人,其后,努尔哈赤再取兆佳城,攻克完颜城,消灭了建州女真的最后一个对手完颜部 。前后共历时五年,努尔哈赤完成了对建州女真的统一 。

首战告捷

1583年5 月 图伦城(今辽宁抚顺县苍什村东北),萨尔浒城(今抚顺市)

万历十一年(1583年)五月,当时努尔哈赤的实力远远不足以与明朝抗衡,于是他将怒火转移到了给明军做向导的图伦城主尼堪外兰身上,对图伦城发起了袭击,努尔哈赤得胜而归 。此役为努尔哈赤人生中之首战 。不久,努尔哈赤又取萨尔浒城后班师。

为父报仇

1586年7 月 抚顺城(今抚顺市)

万历十四年(1586年)七月,努尔哈赤获悉仇人尼堪外兰居住在浑河部的鹅尔浑城后,率兵星夜兼程赶往该地,攻克该城后命斋萨等四十人前去取逃往抚顺明军的尼堪外兰,尼堪外兰见之欲躲,却已无退路,被斋萨等人当场斩杀,回去后将首级献给努尔哈赤 。

建城称王

1587年7 月 费阿拉山城(今辽宁新宾满族自治县永陵镇二道村)

万历十五年(1587年)九月,在统一建州女真的过程中,努尔哈赤在呼兰哈达与嘉哈河(二道河)、硕里加河(首里口河)之间的天然地势之处建造了费阿拉山城(今新宾满族自治县永陵镇二道村),设有栅城、外城、内城三重  。其后,努尔哈赤宣布制定国政、法令,自称“女直国聪睿贝勒”。

此时,努尔哈赤已由起兵时微不足道的“十三副遗甲”、数十人,发展为一万五千余部属的强大女真势力之一

吞并海西女真

1593年6 月 - 1619 年 海西四部

努尔哈赤以古勒山之战大胜后,在吞并哈达、辉发的基础上再灭乌拉,1619年,努尔哈赤在消灭扈伦四部的最后一个对手叶赫后,将海西女真全部吞并。

古勒山之战

1593年9 月 古勒山(今辽宁新宾县上夹乡古楼村西北)

古勒山之战,发生于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九月,努尔哈赤在古勒山(今辽宁新宾县上夹乡古楼村西北)一带大败海西女真叶赫等九部联军的作战。

此战是明代女真各部统一战争史上的转折点。它打破了女真九部军事联盟,改变了建州女真和海西女真的力量对比,表明女真力量核心由海西而转为努尔哈赤统领的建州。努尔哈赤一战成名,“军威大震,远迩慑服”,起兵十年,“各部环满洲而居者,皆为削平” 。

吞并哈达部

1601 年 哈达部(今开原市一带)

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努尔哈赤将哈达彻底吞并。并将女儿莽古济格格嫁给哈达部酋长孟格布禄之子吴尔古代。哈达的灭亡导致明朝失去其南关,而在海西女真之地也打开一个缺口。

《明实录》对此评价到“(努尔哈赤)自此益强,遂不可制。” 努尔哈赤收哈达人马编入建州户口,创建四旗,于两年后(1603年)迁至赫图阿拉并修扩城池,自称“建州等处地方国王”。

消灭辉发部

1607年9 月 辉发部(今辉发河扈尔奇山城)

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九月,努尔哈赤以辉发部酋长拜音达里两次“兵助叶赫”和“背约不娶”为由发兵攻打辉发 。扈尔奇山城虽然坚固异常,但建州兵昼夜围攻,最后仍然攻入城中,拜音达里父子兵败被杀。建州屠其兵、迁其民而还。辉发灭亡 。

收服科尔沁部

(约)1608 年 科尔沁部(今通辽市兴安盟)

漠南蒙古察哈尔部的林丹汗为了防止努尔哈赤在蒙古地区扩张,对其盟友科尔沁部发动了袭击,这反倒使本就与建州有姻亲关系的科尔沁部更加倒向努尔哈赤,一些科尔沁贵族,如奥巴台吉,甚至率部众内附。由于科尔沁部为蒙古诸部中归附最早者,与爱新觉罗氏世为懿亲,清朝后妃很多来自科尔沁,以孝庄文皇后最为知名 。

囚死弟弟

1609 年 清永陵(今辽宁新宾县)

努尔哈赤的同母弟弟舒尔哈齐早年跟随哥哥南征北战,征服女真,后来野心扩大,企图与努尔哈赤一争高下,兄弟二人渐生嫌隙。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舒尔哈齐率部出走计划自立门户,努尔哈赤发觉。他即刻将舒尔哈齐及其三个儿子阿尔通阿、阿敏和札萨克图抓了起来和舒尔哈齐部将武尔坤一起被处死。舒尔哈齐则被圈禁 。两年后(1611年),舒尔哈齐死于禁所,时年四十八岁。死后初葬于清永陵(今辽宁新宾),天命九年(1624年)迁葬于辽阳东京陵。

讨伐乌拉部

1613年12 月 乌拉部(今吉林市龙潭区)

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正月,努尔哈赤以背盟、囚妻、送人质于叶赫等理由,率代善、侄阿敏、大将费英东、额亦都、安费扬古、何和礼、扈尔汉等三万大军征战乌拉 。

建州军势如破竹,连下三城。对乌拉酋长布占泰不满的贵族、乌拉孤立无援之部民均望风而降。建州攻占乌拉城,乌拉灭亡。努尔哈赤在乌拉停留十天,将包括布占泰诸子在内的众乌拉降民编成万户一同带回建州 。

处死长子

1615年8月22日 赫图阿拉(今辽宁新宾县西老城)

褚英是努尔哈赤与元妃佟佳氏之子。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褚英在对乌拉部的乌碣岩之战、宜罕山城之战中接连立下大功,授命执掌国政 。

然而,在褚英行事专断、操切,与决策层中的四大贝勒、五大臣产生了严重的矛盾 。诸贝勒大臣联合起来向努尔哈赤告发,努尔哈赤遂开始冷落褚英 。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八月二十二日,褚英被处死,时年三十六岁。褚英死后,努尔哈赤没能再找出心仪储君人选,为避免诸子争斗,努尔哈赤改为实行八大旗主贝勒共治国政的制度。

创建八旗制度

1615年11 月 乌拉部(今吉林市龙潭区)

随着努尔哈赤兵马越来越多,万历二十九年,努尔哈赤在吞并乌拉部以后对属下人马进行一次整编,以三百人为一牛录,设置一牛录额真(后定汉译“佐领”)管理,并以黄、白、红、蓝四色为四旗 。

万历四十三年十一月,旗的数目又在原有四旗基础上再增镶黄、镶白、镶红、镶蓝四旗共尊为八旗制度,分长甲、短甲、巴雅喇三兵种,分别是清朝时期前锋、骁骑和护军营的前身 。此后随着势力的进一步扩张,接下来的几代统治者对旗制又有所改进,但八个旗这一数目未再有任何变动。

建国称汗

1616年2月17日 赫图阿拉(今辽宁新宾县西老城)

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正式建国,国号“后金”,建元天命,群臣尊努尔哈赤为“覆育列国英明汗”,从此称明朝为“南朝”,正式与之分庭抗礼。

七大恨誓师征明

1618年4月13日 抚顺(今抚顺市周边)

天命二年,朝鲜和后金境内爆发了非常严重的饥荒,后金地区更甚,民怨沸腾,努尔哈赤终于将目光转移到了明朝辽东地区。次年(1618年)四月十三日,努尔哈赤公开向明朝问罪,发布“七大恨”誓师告天。七大恨的大体内容主要是对于明朝杀其父祖的仇恨和对明朝插手女真事务、偏袒海西女真的不满 。

七大恨誓师将女真人的不满情绪成功地引向了明朝,努尔哈赤希望通过对辽东掠夺转移后金内部由饥荒而加剧的社会矛盾。誓师后次日,努尔哈赤即率大军向明之抚顺发起了进攻 。

抚清之战

1618年4月14日 抚顺城(今抚顺市)

天命三年(1618年)四月十四日,努尔哈赤兵分两路入侵大明,十五日,佯装商人的后金先锋部队来到了抚顺城,抚顺军民均至城外交易,这时努尔哈赤大军突至,发动抚清之战。与抚顺城内的后金军里应外合一举袭取抚顺。

萨尔浒之战

1619年3 月 萨尔浒(今抚顺市大伙房水库东侧)

萨尔浒之战是1619年(后金天命四年)二到三月间,在明朝与后金的战争中,努尔哈赤在萨尔浒,以及萨尔浒附近地区大败明军四路进攻的反击战,是明朝与后金辽东战争中的战略决战。

萨尔浒之战以明朝攻围后金,后金防卫反击的形式发生,在这次战役中,后金军5天之内连破三路明军,歼灭明军约5万人,缴获大量军用物资。此战役以明军大败而告终,是明清战争史上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是明清兴亡史上一次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战争,是以少胜多的典型战例。

叶赫城之战,统一海西女真

1619年8月19日 叶赫城(今吉林梨树县叶赫乡)

叶赫城之战是明万历四十七年(后金天命四年,1619年)八月,在努尔哈赤统一女真的战争中,攻克海西女真叶赫部叶赫城(今吉林梨树县叶赫乡)的作战。

努尔哈赤数次进攻叶赫,均因明朝干涉而不果。于是,努尔哈赤转兵伐明。经过数次大战,明军在辽东实力受到毁灭性打击,叶赫部也因此陷于孤立状态。八月十九日,努尔哈赤亲率大军数万,大举进攻叶赫部,努尔哈赤大获全胜,终于完成了统一海西女真各部的大业。

与喀尔喀部结盟

1619年11 月 喀尔喀部(今阜新蒙古族自治县)

漠南蒙古喀尔喀部位于辽河流域、今阜新蒙古族自治县一带,内分五部,长年互攻,冲突不断。努尔哈赤充分利用喀尔喀五部的内部矛盾分化瓦解、逐部争取、优待来投贵族和部民,从中取利。努尔哈赤还与喀尔喀五部结盟,互通婚姻。

进占辽沈

1622 年 辽沈(今辽宁沈阳市一带)

努尔哈赤进占辽沈地区后,获得大片土地。他实行屯田制,颁布“计丁授田令”,属民平时自耕自产,战时为兵。

与此同时,后金进入辽沈,战胜后抢掠财产、多次毁城,辽民被杀者数以万计;被俘的汉人则按照以往,强迫剃发易服,且多被编入女真人家为仆役、或编入农庄为农奴,许多汉人不堪奴役,起而反抗。导致了天命晚期后金社会的不稳定。天命十年(1625年,天启五年),努尔哈赤又将都城从辽阳迁至沈阳。

统一女真

1625 年 野人女真(今黑龙江以东)

明朝时期,在建州女真和海西女真之北的黑龙江、乌苏里江流域还居住着东海女真(野人女真)、黑龙江女真诸部 。东海女真与建州、海西共为明朝中后期的女真三大部。努尔哈赤先后收服建州女真、海西女真,对身为建州同族的野人女真十分重视,以抚为主。至1625年,努尔哈赤大体上控制了女真诸部,对后来皇太极最终完成对野人女真的征服打下了基础 。

兵败宁远之战

1626 年 宁远(今兴城市)

宁远之战是1626年(后金天命十一年)正月,后金与明朝在宁远(今辽宁兴城)进行的作战。明朝方面称之为“宁远大捷”。此战明军取得胜利,后金军战败,这也是首次明军打败后金军。

宁远之战是自抚顺失陷以来明军首次击败后金军,明将袁崇焕成功地阻止了努尔哈赤进击山海关的脚步,是努尔哈赤军事生涯中最严重的一次失败;宁远也成为了努尔哈赤征战生涯中唯一未能攻克之城 。

去世于叆鸡堡

1626年9月30日 叆鸡堡(今辽宁于洪区翟家乡大挨金堡村)

天启六年四月初四,心怀宁远败北之忿恨的努尔哈赤试图重振低落的士气,率军征讨喀尔喀巴林部,大获全胜。五月二十一日,努尔哈赤出城迎接前来沈阳的科尔沁部奥巴贝勒。至七月,努尔哈赤疽病突发 。当月二十三日,努尔哈赤前往清河汤泉疗伤 。八月初,病势转危,遂决定乘船顺太子河返回沈阳 。天命十一年九月三十日,努尔哈赤于途中、距离沈阳四十里的叆鸡堡(今沈阳市于洪区翟家乡大挨金堡村)病逝,时年六十八岁 。大妃乌拉那拉氏、庶福晋二人殉死。

清福陵又称东陵,为努尔哈赤墓地。

出生

1559年02月21日 赫图阿拉城(今辽宁新宾满族自治县永陵镇)

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努尔哈赤生于赫图阿拉城(今辽宁省新宾县境内)建州左卫一个小部酋长的家里。他的六世祖是猛哥帖木儿。努尔哈赤的祖父觉昌安被明朝授予都指挥使,父亲塔克世为觉昌安第四子,努尔哈赤是塔克世的嫡长子,宣皇后喜塔腊氏所出。努尔哈赤有两个弟弟,舒尔哈齐,和雅尔哈齐。

母亲去世,艰辛让其少年独立

1569 年 赫图阿拉城(今辽宁新宾满族自治县永陵镇)

努尔哈赤的母亲喜塔腊氏在努尔哈赤十岁时去世。继母那拉氏为王台族女,对其很刻薄。努尔哈赤十九岁时不得不分家生活,仅获得少量家产。努尔哈赤与舒尔哈齐等人以挖人参、采松子、摘榛子、拾蘑菇、捡木耳等方式为生。他常至抚顺关马市与汉人、蒙古人进行贸易活动。在此期间,努尔哈赤习得蒙古语,对汉语也有了基本的认知。努尔哈赤喜欢读《三国演义》和《水浒传》,自谓有谋略。

父亲被杀

1583 年 古勒城(今辽宁上夹河镇)

万历十一年(1583年),明将李成梁发兵攻打古勒城,明军向导、建州女真苏克苏浒部图伦城主尼堪外兰用计诱使阿台部下开城,明军进入古勒城后屠城。

阿台为古勒城城主,阿台之妻为努尔哈赤大伯礼敦之女,为使其免受兵灾,当时努尔哈赤的祖父觉昌安、父亲塔克世在城中对阿台劝降,却一同被明兵杀死于乱军之中。努尔哈赤和舒尔哈齐两兄弟在败兵之间,被李成梁之妻偷偷放走。

重整旗鼓

1583 年 赫图阿拉城(今辽宁新宾满族自治县永陵镇)

父亲在古勒城被误杀后,努尔哈赤等投奔叶赫部,贝勒清佳砮礼遇之,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努尔哈赤,并派兵护送其回赫图阿拉城。在归途中,努尔哈赤遇额亦都等九人,努尔哈赤将额亦都收入  下。

努尔哈赤回去后,责问明朝为何杀其父祖。明廷遣使致歉,并表示是误杀,同时授予努尔哈赤敕书三十道、马三十匹和都督敕书 。努尔哈赤重新收整旧部,部众有安布禄、安费扬古父子等,加之新收部众额亦都等共有数十人。

统一建州女真之战

1583 年 - 1588 年 建州女真

努尔哈赤以十三副遗甲起兵,以微末之力起兵,先后收复图伦城,萨尔浒城,玛尔墩城,齐吉答城,翁科洛城,鹅尔浑城,巴尔达城。万历十六年(1588年)九月努尔哈赤收降苏完部长索尔果、董鄂部长何和礼、雅尔古部长扈尔汉等人,其后,努尔哈赤再取兆佳城,攻克完颜城,消灭了建州女真的最后一个对手完颜部 。前后共历时五年,努尔哈赤完成了对建州女真的统一 。

首战告捷

1583年5 月 图伦城(今辽宁抚顺县苍什村东北),萨尔浒城(今抚顺市)

万历十一年(1583年)五月,当时努尔哈赤的实力远远不足以与明朝抗衡,于是他将怒火转移到了给明军做向导的图伦城主尼堪外兰身上,对图伦城发起了袭击,努尔哈赤得胜而归 。此役为努尔哈赤人生中之首战 。不久,努尔哈赤又取萨尔浒城后班师。

为父报仇

1586年7 月 抚顺城(今抚顺市)

万历十四年(1586年)七月,努尔哈赤获悉仇人尼堪外兰居住在浑河部的鹅尔浑城后,率兵星夜兼程赶往该地,攻克该城后命斋萨等四十人前去取逃往抚顺明军的尼堪外兰,尼堪外兰见之欲躲,却已无退路,被斋萨等人当场斩杀,回去后将首级献给努尔哈赤 。

建城称王

1587年7 月 费阿拉山城(今辽宁新宾满族自治县永陵镇二道村)

万历十五年(1587年)九月,在统一建州女真的过程中,努尔哈赤在呼兰哈达与嘉哈河(二道河)、硕里加河(首里口河)之间的天然地势之处建造了费阿拉山城(今新宾满族自治县永陵镇二道村),设有栅城、外城、内城三重  。其后,努尔哈赤宣布制定国政、法令,自称“女直国聪睿贝勒”。

此时,努尔哈赤已由起兵时微不足道的“十三副遗甲”、数十人,发展为一万五千余部属的强大女真势力之一

吞并海西女真

1593年6 月 - 1619 年 海西四部

努尔哈赤以古勒山之战大胜后,在吞并哈达、辉发的基础上再灭乌拉,1619年,努尔哈赤在消灭扈伦四部的最后一个对手叶赫后,将海西女真全部吞并。

古勒山之战

1593年9 月 古勒山(今辽宁新宾县上夹乡古楼村西北)

古勒山之战,发生于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九月,努尔哈赤在古勒山(今辽宁新宾县上夹乡古楼村西北)一带大败海西女真叶赫等九部联军的作战。

此战是明代女真各部统一战争史上的转折点。它打破了女真九部军事联盟,改变了建州女真和海西女真的力量对比,表明女真力量核心由海西而转为努尔哈赤统领的建州。努尔哈赤一战成名,“军威大震,远迩慑服”,起兵十年,“各部环满洲而居者,皆为削平” 。

吞并哈达部

1601 年 哈达部(今开原市一带)

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努尔哈赤将哈达彻底吞并。并将女儿莽古济格格嫁给哈达部酋长孟格布禄之子吴尔古代。哈达的灭亡导致明朝失去其南关,而在海西女真之地也打开一个缺口。

《明实录》对此评价到“(努尔哈赤)自此益强,遂不可制。” 努尔哈赤收哈达人马编入建州户口,创建四旗,于两年后(1603年)迁至赫图阿拉并修扩城池,自称“建州等处地方国王”。

消灭辉发部

1607年9 月 辉发部(今辉发河扈尔奇山城)

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九月,努尔哈赤以辉发部酋长拜音达里两次“兵助叶赫”和“背约不娶”为由发兵攻打辉发 。扈尔奇山城虽然坚固异常,但建州兵昼夜围攻,最后仍然攻入城中,拜音达里父子兵败被杀。建州屠其兵、迁其民而还。辉发灭亡 。

收服科尔沁部

(约)1608 年 科尔沁部(今通辽市兴安盟)

漠南蒙古察哈尔部的林丹汗为了防止努尔哈赤在蒙古地区扩张,对其盟友科尔沁部发动了袭击,这反倒使本就与建州有姻亲关系的科尔沁部更加倒向努尔哈赤,一些科尔沁贵族,如奥巴台吉,甚至率部众内附。由于科尔沁部为蒙古诸部中归附最早者,与爱新觉罗氏世为懿亲,清朝后妃很多来自科尔沁,以孝庄文皇后最为知名 。

囚死弟弟

1609 年 清永陵(今辽宁新宾县)

努尔哈赤的同母弟弟舒尔哈齐早年跟随哥哥南征北战,征服女真,后来野心扩大,企图与努尔哈赤一争高下,兄弟二人渐生嫌隙。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舒尔哈齐率部出走计划自立门户,努尔哈赤发觉。他即刻将舒尔哈齐及其三个儿子阿尔通阿、阿敏和札萨克图抓了起来和舒尔哈齐部将武尔坤一起被处死。舒尔哈齐则被圈禁 。两年后(1611年),舒尔哈齐死于禁所,时年四十八岁。死后初葬于清永陵(今辽宁新宾),天命九年(1624年)迁葬于辽阳东京陵。

讨伐乌拉部

1613年12 月 乌拉部(今吉林市龙潭区)

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正月,努尔哈赤以背盟、囚妻、送人质于叶赫等理由,率代善、侄阿敏、大将费英东、额亦都、安费扬古、何和礼、扈尔汉等三万大军征战乌拉 。

建州军势如破竹,连下三城。对乌拉酋长布占泰不满的贵族、乌拉孤立无援之部民均望风而降。建州攻占乌拉城,乌拉灭亡。努尔哈赤在乌拉停留十天,将包括布占泰诸子在内的众乌拉降民编成万户一同带回建州 。

处死长子

1615年8月22日 赫图阿拉(今辽宁新宾县西老城)

褚英是努尔哈赤与元妃佟佳氏之子。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褚英在对乌拉部的乌碣岩之战、宜罕山城之战中接连立下大功,授命执掌国政 。

然而,在褚英行事专断、操切,与决策层中的四大贝勒、五大臣产生了严重的矛盾 。诸贝勒大臣联合起来向努尔哈赤告发,努尔哈赤遂开始冷落褚英 。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八月二十二日,褚英被处死,时年三十六岁。褚英死后,努尔哈赤没能再找出心仪储君人选,为避免诸子争斗,努尔哈赤改为实行八大旗主贝勒共治国政的制度。

创建八旗制度

1615年11 月 乌拉部(今吉林市龙潭区)

随着努尔哈赤兵马越来越多,万历二十九年,努尔哈赤在吞并乌拉部以后对属下人马进行一次整编,以三百人为一牛录,设置一牛录额真(后定汉译“佐领”)管理,并以黄、白、红、蓝四色为四旗 。

万历四十三年十一月,旗的数目又在原有四旗基础上再增镶黄、镶白、镶红、镶蓝四旗共尊为八旗制度,分长甲、短甲、巴雅喇三兵种,分别是清朝时期前锋、骁骑和护军营的前身 。此后随着势力的进一步扩张,接下来的几代统治者对旗制又有所改进,但八个旗这一数目未再有任何变动。

建国称汗

1616年2月17日 赫图阿拉(今辽宁新宾县西老城)

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正式建国,国号“后金”,建元天命,群臣尊努尔哈赤为“覆育列国英明汗”,从此称明朝为“南朝”,正式与之分庭抗礼。

七大恨誓师征明

1618年4月13日 抚顺(今抚顺市周边)

天命二年,朝鲜和后金境内爆发了非常严重的饥荒,后金地区更甚,民怨沸腾,努尔哈赤终于将目光转移到了明朝辽东地区。次年(1618年)四月十三日,努尔哈赤公开向明朝问罪,发布“七大恨”誓师告天。七大恨的大体内容主要是对于明朝杀其父祖的仇恨和对明朝插手女真事务、偏袒海西女真的不满 。

七大恨誓师将女真人的不满情绪成功地引向了明朝,努尔哈赤希望通过对辽东掠夺转移后金内部由饥荒而加剧的社会矛盾。誓师后次日,努尔哈赤即率大军向明之抚顺发起了进攻 。

抚清之战

1618年4月14日 抚顺城(今抚顺市)

天命三年(1618年)四月十四日,努尔哈赤兵分两路入侵大明,十五日,佯装商人的后金先锋部队来到了抚顺城,抚顺军民均至城外交易,这时努尔哈赤大军突至,发动抚清之战。与抚顺城内的后金军里应外合一举袭取抚顺。

萨尔浒之战

1619年3 月 萨尔浒(今抚顺市大伙房水库东侧)

萨尔浒之战是1619年(后金天命四年)二到三月间,在明朝与后金的战争中,努尔哈赤在萨尔浒,以及萨尔浒附近地区大败明军四路进攻的反击战,是明朝与后金辽东战争中的战略决战。

萨尔浒之战以明朝攻围后金,后金防卫反击的形式发生,在这次战役中,后金军5天之内连破三路明军,歼灭明军约5万人,缴获大量军用物资。此战役以明军大败而告终,是明清战争史上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是明清兴亡史上一次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战争,是以少胜多的典型战例。

叶赫城之战,统一海西女真

1619年8月19日 叶赫城(今吉林梨树县叶赫乡)

叶赫城之战是明万历四十七年(后金天命四年,1619年)八月,在努尔哈赤统一女真的战争中,攻克海西女真叶赫部叶赫城(今吉林梨树县叶赫乡)的作战。

努尔哈赤数次进攻叶赫,均因明朝干涉而不果。于是,努尔哈赤转兵伐明。经过数次大战,明军在辽东实力受到毁灭性打击,叶赫部也因此陷于孤立状态。八月十九日,努尔哈赤亲率大军数万,大举进攻叶赫部,努尔哈赤大获全胜,终于完成了统一海西女真各部的大业。

与喀尔喀部结盟

1619年11 月 喀尔喀部(今阜新蒙古族自治县)

漠南蒙古喀尔喀部位于辽河流域、今阜新蒙古族自治县一带,内分五部,长年互攻,冲突不断。努尔哈赤充分利用喀尔喀五部的内部矛盾分化瓦解、逐部争取、优待来投贵族和部民,从中取利。努尔哈赤还与喀尔喀五部结盟,互通婚姻。

进占辽沈

1622 年 辽沈(今辽宁沈阳市一带)

努尔哈赤进占辽沈地区后,获得大片土地。他实行屯田制,颁布“计丁授田令”,属民平时自耕自产,战时为兵。

与此同时,后金进入辽沈,战胜后抢掠财产、多次毁城,辽民被杀者数以万计;被俘的汉人则按照以往,强迫剃发易服,且多被编入女真人家为仆役、或编入农庄为农奴,许多汉人不堪奴役,起而反抗。导致了天命晚期后金社会的不稳定。天命十年(1625年,天启五年),努尔哈赤又将都城从辽阳迁至沈阳。

统一女真

1625 年 野人女真(今黑龙江以东)

明朝时期,在建州女真和海西女真之北的黑龙江、乌苏里江流域还居住着东海女真(野人女真)、黑龙江女真诸部 。东海女真与建州、海西共为明朝中后期的女真三大部。努尔哈赤先后收服建州女真、海西女真,对身为建州同族的野人女真十分重视,以抚为主。至1625年,努尔哈赤大体上控制了女真诸部,对后来皇太极最终完成对野人女真的征服打下了基础 。

兵败宁远之战

1626 年 宁远(今兴城市)

宁远之战是1626年(后金天命十一年)正月,后金与明朝在宁远(今辽宁兴城)进行的作战。明朝方面称之为“宁远大捷”。此战明军取得胜利,后金军战败,这也是首次明军打败后金军。

宁远之战是自抚顺失陷以来明军首次击败后金军,明将袁崇焕成功地阻止了努尔哈赤进击山海关的脚步,是努尔哈赤军事生涯中最严重的一次失败;宁远也成为了努尔哈赤征战生涯中唯一未能攻克之城 。

去世于叆鸡堡

1626年9月30日 叆鸡堡(今辽宁于洪区翟家乡大挨金堡村)

天启六年四月初四,心怀宁远败北之忿恨的努尔哈赤试图重振低落的士气,率军征讨喀尔喀巴林部,大获全胜。五月二十一日,努尔哈赤出城迎接前来沈阳的科尔沁部奥巴贝勒。至七月,努尔哈赤疽病突发 。当月二十三日,努尔哈赤前往清河汤泉疗伤 。八月初,病势转危,遂决定乘船顺太子河返回沈阳 。天命十一年九月三十日,努尔哈赤于途中、距离沈阳四十里的叆鸡堡(今沈阳市于洪区翟家乡大挨金堡村)病逝,时年六十八岁 。大妃乌拉那拉氏、庶福晋二人殉死。

清福陵又称东陵,为努尔哈赤墓地。

点击展开全文

相关阅读

努尔哈赤趣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