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使人明智!鉴以往而知未来! 中国 / 近代 / 民国 / 元朝 / 晋朝 / 周朝 / 商朝 / 夏朝 / 历史趣事 / 历史剧 / 上古时期 / 苏联
站点logo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 >  唐朝 >  元稹是谁?为什么是大唐第一渣男?元稹的爱情故事介绍

元稹是谁?为什么是大唐第一渣男?元稹的爱情故事介绍

时间:2021-01-13 10:19:43来源:历史资料作者:时间轴

元稹是谁?为什么是大唐第一渣男?元稹的爱情故事介绍元稹是唐朝大臣,著名文学家,他和白居易是挚友,两人共同支持新乐府运动。不过今天并不是给大家介绍有关元稹在文学方面的成就,而是要讲讲元稹的爱情故事。民间给了元稹一个不怎么好听的称号,叫“大唐第一渣男”,元稹为何会被称为渣男呢?这就跟元稹的感情经历息息相关了。大多数渣男都是比较低级的那种,但元稹不一样,他是真的要你的心,然后在伤你。想了解的朋友,赶快来看看下文吧。

“情圣”元稹

元稹是唐朝中期著名的诗人,文学大家,和白居易共同倡导新乐府运动,被世人称之为“元白”。十五岁就去参加朝廷明经(礼记、尚书)考试,首战告捷。二十四岁时又参加贡举科考,与大他八岁的白居易一同登书判拔萃科,从此二人结为终生诗友。此时的元稹恰逢同学少年,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但是,他不想回家,他在寻思着自己的婚姻大事。

据韩愈《监察御史元君妻京兆韦氏墓志铭》所载:“选婿得今御史河南元稹。祺时始以选校书秘书省中。”这里提到的“京兆韦氏”就是时任检校都官郎中(监察部属下机关事务局局长)韦夏卿之女韦丛。

元稹娶韦丛,可以说是郎才女貌,珠联璧合。元稹的初心是想与韦家联姻,捞取政治资本向上攀升,得到老岳父的提携,没想到韦丛不仅端庄秀丽,温柔娴淑,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而且对自己体贴入微,照顾有加,真不愧是大家闺秀,名门之花。由于小两口刚刚成家,日子一度很清苦,再加上元稹每天忙于工作和学习,韦丛没有聘请保姆,所有的家务都是一个人打理,没有一点大小姐的架子,令元稹十分感激。

婚后七年,韦丛一共为元稹育有五子一女,可是一场大病夺去了她年轻的生命。她才二十七岁啊,这简直要了元稹的命!因为元稹刚刚升任为监察御史,美好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可想而知他极度悲伤到什么程度。要不诗人怎会写出千年第一情诗《离思》:“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此诗一经发表,全国一片哗然,人们纷纷称赞元稹是一位大情圣!

在韦丛走后,元稹一共为她写了十六首情诗,在他眼中“此花开尽更无花”。哪怕是有幸留恋于花丛之中,那也只是逢场作戏,心中真正默念的还是妻子韦丛。有一次醉酒后,他一直在口中呼唤着韦丛的名字,身边的人都被感动得痛哭流涕。细读《离思》,他把自己喻为楚怀王,那位梦中的巫山之女就是韦丛,一个曾经拥有过沧海的人,别处有再多再好的水又何足挂齿,除了韦丛是自己的巫山之女神,别处的云彩霞光万丈在诗人的眼里也不能称之为祥云。说白了,就是在他身边即使美女如云,也都不能比得上心中的韦丛。

元稹真的是“除却巫山不是云”吗?

感情经历

公元809年春,监察御史元稹出使四川,时值而立之年,风华正茂,激情四射。刚落蜀地,他就急忙探寻红极一时的乐坛巨星薛涛,心急如焚。虽然这时元御史只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对薛涛是否喜欢自己充满未知数,但薛涛恰似一朵风华绝代的红牡丹,花须折时堪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于是,元稹千方百计要一睹芳容,就请在西川任节度使的好朋友司马严绶从中穿针引线。

薛涛原本就是元稹的铁粉,最喜欢读他的诗,一听说大才子来到蜀地,真是不速之客。司马严绶借为朋友举行的接风宴之机,特邀薛涛作为嘉宾。谁知两人一见面似在五百年前就认识,大有相见恨晚之感。爱情这玩意真是个好东西,只一眼便千年。宴席上,元稹的每句话都能换来薛涛的醉人笑,薛涛的眉开眼笑总是让元稹的心里放逐一头小鹿。元稹被薛涛倾国倾城的美貌深深吸引,这可能是他平生见过最漂亮的女子。薛涛也早已被元稹潇洒的外表和才华横溢所折服,深信他的诗作“每一章一句出,无胫而走,疾于珠玉。”

席散,花好月圆人和美,最是天涯共此时。那一晚,月亮分外圆,四十有四的薛涛再次燃起爱情之火,瞬间被烧得粉身碎骨。谁让她在有生之年还能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呢?虽然二人相差十来岁,但是遇见爱情,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你的未来我奉陪到底。

日出三竿,太阳晒到了屁股,薛涛像孩子一样偎依在元稹的怀里撒娇,元稹看着眼前人妩媚动人,想考验一下她的才情,就指着窗外荷花池说:“涛姐姐,你看这窗外的莲池,我们该如何说起呢?”薛涛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娇羞道:“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

自此,他们像一对鸳鸯鸟双飞双栖在巴蜀的青山绿水之间,谈情论诗,把酒言欢。几个月过去,元稹奉旨回京,一对有情人只好鸿雁传书。为了遥寄相思情,薛涛改造了当地的造纸工艺,把纸的颜色染成粉红,把纸的形状裁成精巧窄小的信笺,人们称这种最适合写情书的纸为“薛涛笺”,风靡一时。

“锦江滑腻蛾眉秀,幻出文君与薛涛。......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元稹回到长安后也在时刻思念着妙笔生花的薛涛,虽然天各一方,但这种情愫就像庭院里菖蒲花开那样盛妍,像天上祥云那样高洁。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薛涛相思成疾,只好空叹一声:“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从此,她身披道袍,在寺庙里静静地修禅悟道,了结余生。至死,大唐盛世与她再无任何瓜葛。

公元820年,满腹才情的元稹又被调往越州任刺史。一入江南,他就被妖娆妩媚的刘采春深深吸引,哪里能想到天府之国有位老情人还在苦苦等待着他?而这边的吴越第一美女更是难以逃脱一把手的魔爪,分分钟就被风流倜傥的元稹勾去了魂魄,不能自己。

刘采春和元稹热恋两年之久,一心想小三转正,结果闹到市政府,被元大人拳打脚踢一顿,这才知道自己原来只是一名戏子,一位歌妓。受辱之极,她投河了结了风情万种的一生。那一年,刘采春四十四岁,虽是半老徐娘,但风韵犹存。

短短十年间,元稹将这大唐的四大美女睡了一半,且无一人与他修成正果,若是美女们杨花水性弃他而去也就罢了,且个个都是为他死心塌地,独身殉情。你们说,这样的男人到底是情圣还是情种?

背负“渣男”称号

元稹的一生为了仕途,欠了太多美女的眼泪。所以多年以后,他又梦见自己的初恋,虽然夜已过半,天将亮未亮,在醉梦温柔乡中,却花气馥郁、莺啼娇啭,缠绵悱恻。一只小黄狗惊动寺庙的晨钟,划破寂静的夜空,令人不禁想起二十年前在普宁寺前发生的一幕。于是起身提笔写下:“半欲天明半未明,醉闻花气睡闻莺。猧儿憾起钟声动,二十年前晓寺情。”

二十年前,元稹风华正茂,满腔热血立志报国,明经及第,但不能为官,他就在京城继续复读,等待着另一场大考。有一天,他独自游玩到蒲州的普宁寺,远远地看见一群官兵围着一对母女生拉硬拽,这是在干什么呢?路人告之,老妇人是崔相国夫人,小美女是她的女儿,娘俩进庙烧香还愿正遇上了一伙城管队,领头的发现小美女如西施再世,就想取回家里做妾。元稹一听“崔相国夫人”,这不是自己的远房姨妈吗?不用说小美女就是自己的小表妹崔双文。二话不说,他立即跑去找蒲州的大将军(蒲州军分区司令),自己的同乡好友。将军派手下的副官带领人马一到,那帮城管队的小子们吓得屁滚尿流。

真是无巧不成书,元稹正愁无法登门拜访这位远房的姨妈呢,崔夫人就在家里设宴答谢他的救命之恩。宴席上,姨妈得知小外甥年轻有为,正在准备国考,就主动提出留在自家住些时日。这一下正中元稹下怀,因为他早就被小表妹的花容月貌所吸引。双文也在一旁偷偷看着这位未曾谋面的英雄哥哥,四目相对之时,分明擦出爱的火花,竟然电到门外的小丫鬟。散席之后,小丫鬟在一棵大树下追到元稹,告诉他小姐最爱写诗,如果真心喜欢她,不妨写首诗作为敲门砖试探一下。元稹一听眉飞色舞,这和自己有相同的爱好,真是天下一对地上一双,急忙取出纸墨,贴着大树写下:“深院无人草树光,娇莺不语趁阴藏。等闲弄水浮花片,流出门前赚阮郎。”晚上,小丫鬟就拿来了双文的回复:“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元稹念罢一下子跳了起来:“小表妹原来也是喜欢我的,我正要夜半翻墙去西厢找她呢!”

有了一夜情,后来几天元稹像丢了魂一样难受,他想:如何能与双文长相厮守呢?正在他想入非非之时,忽听小丫鬟一声喊叫:“元公子,快出门迎驾!”只见皎洁的月光下,双文浅浅地挪动小金莲,娇滴滴地来到元稹面前,温柔缱绻,白昼里的文静典雅荡然无存。

为何美好的爱情故事都成了凄美的传说,如果时光能够停下来等一等有情人的爱恋,元稹和双文也许会琴瑟和鸣,双栖双飞。可是,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转眼三个月过去,元稹接到通知,限期到吏部面试。在爱情和仕途面前,元稹还是选择了后者。

分别那晚,双文一言不语,只是抚琴弹奏经年失传的《霓裳羽衣曲》。其实,她有满腹的哀怨不知从何说起,她哪里还有心思弹琴,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琴声戛然而止,她双手蒙面,一头冲出门外,再也没有回头。

“都说那有情人皆成眷属,为什么银河岸隔断双星,虽有灵犀一点通,都落得劳燕分飞各西东......”听了这首歌,谁没有过伤心的曾经?这许多年过去,双文是否还赍恨当年的元稹?不行,世人最难忘初恋,元稹也不例外,他决定亲自登门拜访,以表哥的身份再见双文一面。这一次,双文将他拒之门外,因为当初错不怪她,那位恩断义绝之人正是自己的表哥。于是她手书一纸,令保姆从门缝中递出。元稹见字如面:“弃我今何道,当时且自亲。还将旧时意,怜取眼前人。”读着读着,元稹老泪纵横。是的:二十年前你抛弃了我,什么没说就走了,如今再想来见我,还有意思吗?原来这是一名刚烈之女,你走时,我无法挽留;你来时,我嫁他人妇!

怎么办?回家后的元稹还算有良心,他潜心写书,把自己与小表妹的故事写成《莺莺传》,又名《会真记》。文中用张生喻自己,崔莺莺就是双文的化身,刻画细致,文笔优美,成为传世之名篇,也就是后来被元代戏剧家王实甫改编为戏曲的《西厢记》。

元稹一生为心爱之人写了三十多首诗词,可见他用情也深,只是除了原配韦丛外,其余几位佳人才女都被他无情地抛弃。什么政治家,文学家,大诗人?什么吃国家俸禄?生而为人,如果幸好遇见爱情,希望余生都是你,希望有人问你粥可温,有人与你共黄昏。再窈窕淑女,你只要知她,懂她,呵护她就够了,其他的都是过眼云烟。即使某些难以控制的分离,赴汤蹈火也要实现自己的诺言,不能让对方的等待无限拉长,就如纪德在《人间粮食》中所述:“我生活在妙不可言的等待中,等待随便哪种未来。”所以,我要说,元稹即使因“曾经沧海难为水”而闻名于世,也还是难逃“渣男”的骂名!

人物: 分享 上一篇: 为何武则天初次侍寝就被唐太宗李世民封为才人 下一篇: 大唐十大名将之一的李靖突袭突厥,为何惨死的却是隋朝公主?

24小时热文

推荐新闻
最新人物
最新专题
回到顶部